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业内新闻
全球整合芯片产业,中国迎芯片产业绝佳时机?(上)
发布时间:2018-10-19
浏览次数:103

  前几年我国在芯片领域的行进众所周知,但与国际先进水平比较间隔依然不容忽视。从技术上看,现在国内芯片主流制程技术是28纳米,但是国际最先进的技术是10纳米乃至7纳米,我国在技术上相差仍是很大。例如,总出资高达约1600亿元的“长江存储”集团的主要产品是最抢手的3D闪存,估量到2020年构成月产能30万片的生产规划,到2030年构成每月100万片的产能。有必要看到,芯片技术迭代展开飞快,等到我们的产能出资到位,技术上或许又大幅掉队,到那时巨额出资的生产线很或许成为落后的产能。
  
  另一方面,全球芯片工业整合大潮,对我国存在不利影响。从智能手机看,现在我国的华为、小米、OPPO、vivo均跻身全球前十,但除华为外,其他整机企业的芯片供应链高度依托高通等国外公司。一旦供应链企业出现意外(例如并购、产品涨价),首要受到冲击的就是我国厂商。当然我国可以经过并购查看提出一些保护国内工业不受损害的条件,但很难阻挡并购行为本身。
  
  芯片工业需求高强度出资,需求锲而不舍,需求耐得住孤寂。三星在芯片领域后发先至,靠的就是坚忍不拔。今日三星仰仗芯片赚翻了,但有谁注意到三星芯片业务以前多年曾长时间赔本?三星芯片技术也是花钱买来的专利,最初5亿美元购买Sandisk技术专利时,多数人认为三星买贵了,是傻瓜行为。但三星用事实证明其抉择计划是正确的。
  
  我国的芯片工业得实现后发赶超,当然需求一定的时间。5G时代即将到来,到2020年我国芯片工业要彻底脱离对国外的依托还不实际。但在资金、政策支撑下,在华为中兴紫光等企业的一同尽力下,创新立异与资本运作多措并重,产学研用携手,从量变到质变,再经过10到15年时间,我国是完全有可能在全球芯片领域崛起,彻底摆脱对外依托,真正实现成为全球芯片产业强国。
  
  东芝芯片业务出售引发的多方博弈
  
  东芝因为收购美国西屋电气失误构成巨大坏账损失,出现高达百亿美元的赔本。为避免被东京证交所摘牌,有必要从速出售旗下最赚钱的闪存芯片业务,以交换急需的现金流改善盈利情况。闪存芯片是智能手机等移动设备必不可少的重要组件,自2016年以来出现供货严峻形势,价格不断上涨。东芝是全球第二大闪存芯片厂商,商场占有率约为17%,仅次于韩国的三星电子。假设不是走投无路,东芝不会走到出售芯片这一步。很明显这项业务是一块“肥肉”,吸引了许多闻名的大公司参与竞购。其间包括富士康、西部数据、SK海力士、苹果等。
  
  根据技术不外流、工业安全等概括考虑,尽管台湾地区的富士康出价高达270亿美元,但东芝仍是决定将美国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(包括日本几大银行机构、SK海力士、苹果、戴尔等公司)列为优先竞购方。但是同样对此感兴趣的美国西部数据不依不饶,多方阻碍东芝生意,而且要求东芝将芯片业务卖给自己。双方一度一触即发、相互申述。后经东芝提出优惠条件,双方才缓和联络,西部数据最后同意东芝将芯片卖给贝恩资本财团。
  
  目前该生意已经基本完成,正等待我国监管机构的审核。从这件事可以看到,技术交易并非价高者得。富士康270亿美元抵不上贝恩资本的180亿美元,不是东芝不爱钱,而是日本政府不同意。这里有技术、工业安全等方面的综合考虑。实际上,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中,日本安排出资超过50%,也就是说东芝芯片业务在出售之后,主导权依然控制在日本手里。这是贝恩资本胜出的根本原因。这也反映了芯片业务不仅仅与企业有关,更与国家高技术工业、政治要素有关。在芯片工业领域,钱并不是全能的。
  
  博通与高通收购与反收购激战
  
  全球排名第五位的芯片巨子博通收购排名第四位的高通,有些出乎意料。此项生意金额高达1400多亿美元,假设成功,将成为芯片工作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并购生意。关于博通以小搏大的要约收购,高通有些猝不及防。但仍是以出价太低、严重小看高通价值以及监管不确定的理由否决了提议。紧接着博通提名了新的高通董事会成员,进一步向高通施压;高通全盘否决了博通的提名。此后,博通再次提高收购报价至每股82美元,高通董事会依然以小看高通价值为由再度拒绝。两头你来我往,收购与反收购大戏精彩演出。现在,结局怎样还很难猜想。但是博通显然有备而来,不会善罢甘休,必要时或许会联合金融资本进行歹意收购;高通不同意收购的态度也很坚决,但如何击退杀到门口的“野蛮人”还不得而知。
  
  这场并购最终不管成功与否,其对全球芯片工业乃至整个科技工业格局的影响都将是巨大的。假设成功,“两通”联合体将成为仅次于三星、英特尔的全球第三大芯片公司,在移动、汽车芯片、WiFi、物联网领域将成为独占鳌头的巨头。在即将到来的5G时代,联合体的地位和话语权还将进一步提高,对工业链的制衡作用将进一步强化。
  
  假设不成功,这也是足以载入前史的大事件,与近几年芯片工业大整合的趋势相一致,对整机工业的警示和震撼作用不可小觑。
  
  高通与最大客户苹果彻底闹翻
  
  高通与苹果以前有过出色的合作,苹果大量采购高通芯片,高通返还部分专利授权费给苹果。双方交恶源于2017年初,苹果在部分产品中选用高通死敌英特尔的芯片,一同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主张的对高通独占调查案中,提交了对高通不利的证词。高通遂以苹果违约为由,拒绝返还10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费给苹果。苹果一怒之下将高通告上了法庭,要求索赔。高通反诉苹果专利侵权,要求在美国和我国禁售苹果产品,两头针锋相对,立誓要拼个你死我活。
  
  与苹果闹翻导致高通损失惨重。除每年失掉约20亿美元的获利之外,苹果供货商也不再交纳专利授权费。高通专利授权、芯片排他性收购是绑在一起的一种商业模式,这种商业模式在各国广受诟病,导致我国、韩国、台湾地区监管机构相继对高通开出天价的罚单。但高通专利授权商业模式没有被否定,苹果质疑的恰恰是高通商业模式,责怪高通两层收费。这触碰了高通的底线,有可能推翻高通长时间以来生存发展的基础,因此高通才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与苹果一争高下。
  
  高通在3G/4G/5G领域积累了海量的移动技术专利,同时在基带芯片领域占有跨越70%的商场份额。高通很清楚,苹果再强势,也绕不过高通,也要用它的产品。因此高通才敢跟苹果叫板。
  
  苹果现在是全球最高市值的科技公司,尽管本身也有芯片业务,但因为手机、电脑等产品出货量太大,在芯片业务上依然依托于高通、三星等竞争对手。这也从侧面表明了对芯片对整机厂商的重要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