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中心 > 业内新闻
全球整合芯片产业,中国迎芯片产业绝佳时机?(下)
发布时间:2018-10-19
浏览次数:90

  全球芯片业整合如火如荼
  
  东芝出售闪存、博通收购高通,其实是全球范围内兴起的芯片业整合大潮中的两朵大浪花。近几年来,为抢占未来科技制高点,全球芯片业整合如火如荼。根据国际半导体工业协会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5年,全球芯片行业的并购交易额超过600亿美元,2016年和2017年或许分别为1160亿美元和930亿美元。该协会表示,2016年如同是并购狂潮的高峰期。这些兼并和收购主要是在成熟市场上添加规模和竞争力。
  
  2016年发布的并购交易共60多宗,49宗在当年已并购结束。其间三宗交易占年度并购交易总额75%以上,包括安华高以370亿美元并购博通(现在的博通为安华高并购之后沿用的原名);软银320亿美元收购半导体知识产权供应商ARM公司;西部数据以190亿美元收购Sandisk。
  
  2017年全球半导体行业有12项交易将会完结,价值跨越930亿美元。2017年的最大并购生意估量为高通和恩智浦半导体之间的生意,价值470亿美元,也是高通公司历史上最大的并购交易;价值第二高的交易是亚德诺和凌力尔特之间148亿美元的交易。仅这两笔交易就占了2017年全球生意总量的66%。不过,假设博通和高通的交易达成,2017年的并购生交易规划将远远超过该协会的猜想。
  
  国际半导体产业协会还预计,接下来十年,半导体工业很有可能从水平整合进入到上下游垂直整合阶段。横向变纵向,厂商概括实力越来越强,工业集中度越来越高,寡头独占的格局可能得到进一步强化。
  
  5G时代芯片价值更加凸显
  
  与整合大潮相伴相生的,是最近两年芯片价格的不断上涨,最典型的是内存芯片、闪存芯片。以内存条为例,从2016年第二季度初步,连续上涨超过一年,价格大概提高了两倍。内存和闪存芯片价格的上涨,推动了智能手机平均价格在2017年上升了30%,台式机价格也在被动上涨。这无疑增加了整机厂商的本钱,增大了产品销售风险。在整机厂商叫苦连天的同时,三星、海力士、西部数据、东芝等芯片厂商却赚得盆满钵满。三星依托闪存芯片涨价创造利润新高,一举超越英特尔跃居全球第一大芯片厂商。
  
  芯片价格上涨,究竟是供需矛盾引发,还是厂商集体主观推动?有没有人为哄抬价格的因素?国家发改委相关官员近日已表态,将对芯片价格异常上涨进行调查。过去几个月,不断有整机厂商向国家发改委反映内存行业情况。发改委近期已经开始关注产业的相关动态,不排除未来对内存芯片厂商进行调查,以确定是否存在合谋涨价的垄断行为的可能。
  
  应该看到,即将到来的5G时代是万物互联的时代,人与人之间的连接创造了万亿级大市场,而物与物的连接,有厂商预测将达到1000亿个,比人与人之间的连接规模大十几倍。芯片作为移动设备的心脏,地位将更加突出,产业规模将成倍扩大。并购大潮的出现,就是巨头间为了抢占未来制高点而采取的行动。而芯片涨价潮的出现,更凸显了其作为产业链上游的主导权和话语权。
  
  我国芯片工业行进巨大但间隔仍存
  
  全球范围内掀起的整合并购大潮,必将对中国芯片产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。
  
  早在几年前,我国通信网、互联网、电子信息制造业总体规模已位居世界前列,但产业大而不强的矛盾很突出,最大的软肋就是“缺芯少魂”。其中的“芯”指的就是芯片。连续多年,我国芯片的进口额超过石油,成为第一大宗进口商品,每年花费的总金额超过2000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超过万亿元。据国家制造强国建设战略咨询委员会的估算,2015年中国芯片市场规模占全球的三分之一,但95%以上的产品供给都来自外资企业。
  
  芯片虽小但它是战略性、基础性和先导性产业,是发展数字经济的重要支撑,在信息技术领域的核心地位十分突出,可以说是产业领域的“国之重器”。为加快振兴我国芯片产业,2014年6月,国务院发布新的纲领性文件《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》,提出了在较短时间内实现我国芯片产业跨越式发展的战略目标。紧接着由国开金融、中国烟草、中国移动等15家企业共同投资的“大基金”成立,主要为芯片产业链中的设计、封测和晶圆制造等关键环节项目提供资金支持。
  
  “大基金”初期计划规模1200亿元,实际募集资金接近1400亿元。同时,各级地方政府成立的集成电路发展基金总规模超过3000亿元。近期有报道称,“大基金”二期募集资金规模将超过2000亿元。统计数据显示,未来10年,预计我国在集成电路领域新增投资总规模将超过10000亿元。
  
  “大基金”成立之后,先后大手笔投资了一批国内芯片领域的龙头企业,包括紫光、中芯国际、中兴通讯、长电科技等。截至2017年年底,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已投资额超过700亿元,其中约60%的资金投向半导体制造领域。
  
  在政策和资金双重驱动下,我国芯片产业发展步伐明显加快。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统计,2016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销售额达到4335.5亿元,同比增长20.1%。其中,位居产业链高端的芯片设计业继续保持高速增长,销售额为1644.3亿元,同比增长24.1%。
  
  2017年中国在芯片产业领域的标志性成就包括华为海思发布了全球首款10纳米技术的AI芯片;国产第三代北斗芯片实现亚米级的定位精度和芯片级安全加密;装备了国产芯片的超级计算机“神威·太湖之光”荣获世界超算领域的三连冠;紫光和海思跻身全球前十大芯片设计企业行列,在全球芯片设计前50强中,中国企业占据了11席;华为也顺利地在高端机型中使用大量海思麒麟芯片,不再受制于人。这些成就,彰显了我国在芯片领域奋起直追的态势。
  
  如果说华为中兴靠自主创新实现产业突破,那么以紫光为代表的企业成功靠的是资本运作。作为中国集成电路产业的“种子选手”,紫光集团2015年2月获得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和国家开发银行总计300亿元投资,2016年3月再获1500亿元投融资支持,助力紫光这几年充分运用资本杆杠,在资产并购上频频出击,引发全球科技界高度关注。
  
  但是我们也注意到,“不差钱”的紫光,似乎总是“雷声大雨点小”,到目前为止,除了对展讯和锐迪科的收购获得成功之外(两家都是中国公司),包括对美光、西部数据、台湾力成等大陆之外芯片公司的入股、并购,几乎无一例外遭遇监管部门的阻拦,最后归于失败。发达国家对中国资本在芯片领域的并购高度警惕,认为会威胁到他们的高科技产业安全,因此一律采取封杀政策。正如习总书记所指出的,真正的核心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。